欢迎光临福建省闽东力捷迅药业有限公司!

热线电话:0591-83310368 

新闻中心

资讯分类

【原创】陌上桑--改编自同名汉乐府---周贤东(技术中心)

  • 分类:员工风采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46
  • 访问量:1

【原创】陌上桑--改编自同名汉乐府---周贤东(技术中心)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员工风采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46
  • 访问量:1

清晨,整个世界是清亮的。从东南方升起的太阳洒着温柔的金光,在河面上泛起层层的波粼。阵阵的清风吹拂着岸边的柳叶,在柳叶间的背后隐约有一座楼台。一只白鸽划破了宁静的天空,向楼台飞去,追寻着白鸽的踪迹,慢慢地看清楼台的额匾上写着“秦氏”两个大字。

从秦氏楼台中出来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,自家取名叫罗敷,罗敷善于养蚕种桑,常常到城南角采桑叶。今日,罗敷又要到城南角采桑叶,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,脸上涂着淡淡的胭脂,耳上佩着明月珠。到城南角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街道,街道两旁的店铺已早早地开张,各种男男女女的声音,显得有些嘈杂。当罗敷手里提着系有青丝带的篮子婀娜地经过街道时,顿时全场鸦雀无声,女的全都跑着躲了起来,免得旁边的男人拿自己与罗敷作比较,整条街上只留下了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与一群“神魂颠倒”的“痴男”。当罗敷的身影渐渐远去时,街上完全成了一幅静止的图画,街边店铺里的屠夫们拿着刀正切了一半的肉,两眼直勾勾地盯着;嘴里咬着半个包子的小孩,目瞪口呆地望着;吟诗作赋的少年歪着脖子,口水湿透了书本……。直到罗敷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,屠夫们切了自己的手指而嗷嗷大叫;小孩嘴里的半个包子掉在地上被狗叼走了而哇哇大哭;吟诗作赋的少年却怎么也不能将自己的脖子掰正而哀嚎;女人们也跑了出来,恶毒地骂着自己的男人;长长的街道又恢复了嘈杂。

到城南角除了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街道,还要经过一条田间小道,小道旁的田间里散布着几名伟大的农民伯伯在劳作,他们唱着歌,吆喝着,别有一番乡村风光。罗敷来到了田间小道,提了一下自己的长裙,缓缓地移动着,顿时几名伟大的农民伯伯瞬间变成了稻草人,任凭鸟儿在自己沾满泥土的脸上乱啄,歌声也像音响停了电一样消失了。

罗敷走完田间小道后,前面出现了一座桥,桥上侧立着一个“黑影”,貌似和传说中的杀手一样。罗敷停下了脚步,用右手紧抓了一下左手中的篮子。只见桥上的“黑影”在自己的双手上吐了几口唾液,搓揉了几下,用双手里的唾液将自己的头发梳得光亮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捆路边刚采的野菊花,露着一脸的痴笑面对着罗敷。罗敷见此情此景,心想原来是个大傻,还以为是要劫色。罗敷一心念着采桑叶要紧,就一个箭步地略过了桥上的“黑影”。

答答地的马啼声从远处传来,滚滚的尘土下是一辆五匹马拉的马车,马车经过了罗敷,却徘徊不走,莫非这几匹俊马也为罗敷的美貌而动容。只见马车上出来了一位老男人,操着一口娘娘腔说道:“马车下这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是谁家妹啊?”。罗敷答道:“秦氏好女子,自名罗敷。”

“罗敷年几何?”

“二十尚不足,十五颇有余。”

马车上的老男人甩了一下手中的拂尘道:“车内是南边来的太守,今日奉旨随咱家进京面圣,路过此地,巧遇姑娘,乃是缘分,不知姑娘可愿与太守同车共载。”

老男人话音刚落,未等罗敷开口,只见一个“黑影”不知从哪里跃了出来,说道:“放开我暗恋的姑娘,让我来消灭你这个老怪物。”不错,这个“黑影”正是罗敷在桥上见到的那个黑影,未等罗敷想清楚“黑影”在桥上的“暗送秋波”,黑影已与老男人火热交战中。俗话说的好,长江后浪推前浪,没想到年轻俊俏的“黑影”没几下就被老男人的童子功打趴下了。老男人打败了“黑影”后明显占了优势,对罗敷说道:“姑娘,识相的话,还是乖乖地俯首太守吧。”罗敷走上前对暗藏在车内的太守说:“太守你已有了三妻四妾,而我也有我自己的丈夫……”,未等罗敷说完,被打趴下的“黑影”突然站了起来,惊恐地道:“什么,罗敷,你已有老公了,那我算什么,不可能,罗敷小样,你骗人……”。

“姑娘不骗人,我丈夫在东方做官,跟随的人马众多,他十五岁就做了太守府的小官,二十岁时做了朝廷中的大夫,三十岁时做了侍中郎,四十岁时做了管理一城的长官……。”罗敷说道。

“不要再说了,你才十五岁出头,你的丈夫却四十多岁了,而我今年才二十岁,玉树临风,我才是你的白马王子,你应该选择我。”“黑影”不甘心地说道。

“不,我爱我丈夫并不是因为他的荣华富贵,而是他那学富五车的才华,而且我丈夫也是真心爱我的,他常常不忘给我飞鸽传书,表达对我的无限的思念。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对我丈夫忠贞不渝的爱。”罗敷拒绝“黑影”说道。

只见“黑影”听了罗敷对自己的绝情,痛苦万分,对天长叹,穷屌丝的女神都他妈的是别人的老婆,“黑影”说完“哇”的一声,吐了一口的鲜血,心脏骤停,永远地长眠了。

这时,隐蔽在马车内的太守干咳了几声走了出来,只见太守肥头大耳,肚皮鼓鼓,在罗敷的眼里真像一头老猪。操一口娘娘腔的老男人对着太守哈了个腰,说道:“朱太守”。朱太守也对老男人回了句:“苟公公”。朱太守站在马车上,居高临下地对罗敷说道:“小妹妹,乖,你瞧见了我这五匹马了吗,它们可都是宝马,只要你随了我,我保证给你专门盖一个顶级豪宅,里面应有尽有……”。没等朱太守的“宏伟蓝图”说完,罗敷当口拒绝了朱太守的美意。朱太守火冒三丈,脸刷地一下变成铁青,但随即又转变语气说道:“小妹妹,莫傻了,馅饼不是年年有的,再说了,你丈夫远在东方,你们俩分隔两地,你就没有寂寞过吗?”朱太守说完,露出了让人不易察觉的非常淫荡的笑。

罗敷吐了口痰,骂道:“呸,你这个老色鬼。”

“朱太守,别和这娘们废话了,软的不行,我们来硬的。”苟公公催促道。

“好,苟公公,言之有理,我们朱苟合璧将这乳臭未干的娘们擒住。”朱太守说完,就和苟公公运功跃向罗敷,朱太守使的是龙爪手,苟公公依然使的是自己最得意的童子功。在两大高手迅猛的攻势下,此刻莫非真是罗敷难逃的劫数。就在这千钧一发时刻,罗敷掀开手中篮子的盖子,只见篮中堆满了翠绿的桑叶,桑叶上卧着三条白色的大蚕。罗敷口中念道:“陌—上-桑”,霎时间,篮中的三条白色的大蚕吐出了大量“千丝万缕”的蚕丝,像“天罗地网”一样喷向了向罗敷扑来的朱太守和苟公公,把朱苟两人裹得严严实实,动弹不得。

罗敷制服朱太守和苟公公后,盖上了手中篮子的盖子,说道:“可爱的三只大蚕蚕,耗费了你们这么多的蚕丝,肯定饿了吧,我们采桑叶去了。”

天空中交织着罗敷美妙动听的歌声。

Copyright © 福建省闽东力捷迅药业有限公司

服务资格证书编号

发布时间:2020-03-29 00:00:00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:(闽)-非经营性-2016-0005